巢湖市水專項工作會議召開,衆專家治水理念“大碰撞”

巢湖市水專項工作會議召開,衆專家治水理念“大碰撞”

發布日期:2017-09-27 浏覽次數:1088

  是綠色治水,還是灰色治水?是引入外地水,還是用巢湖水作為飲用水?……近日,在巢湖市水專項工作會議上,國内水環境專家們為巢湖水專項治理來了一次“頭腦風暴”,治水理念和智慧進行了一次“大碰撞”。

水利專家在巢湖市水專項工作會議上發言

  “綠色治水”“灰色治水”治水理念殊途同歸

  巢湖市城區水系發達,但是水系污染較為突出。如何控制城區水系,讓城區水系清起來?專家們提出了“綠色治水”和“灰色治水”概念。綠色治水即通過生态修複和利用,建設“海綿城市”,充分利用生态濕地等對污水進行過濾淨化;“灰色治水”主要指通過地下雨污管網設施建設,将污水截住,經過污水處理廠處理後再排放。“巢湖治水應該向民間學習,通過生态蓄水池塘修建和生态修複,建立一個‘綠色海綿系統’,使雨水就地蓄留、就地資源化,讓它與城市中的公園系統、濕地系統,形成統一的水生态基礎設施自然保護系統,而不是一味地通過截污等工程設施治理。”北京大學建築與景觀設計學院教授俞孔堅說。他說,在國際、國内通過生态建設改善水質的例子很多,而且成本不高,生态效益強。上海市政工程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張辰力挺“灰色治水”。他認為,生态淨化功能有限,城市污水治理要加強基礎設施建設,标本兼治,截污治污,對污水源頭進行控制和綜合治理,同時要注重頂層設計,對面源進行控制,将污水截住經過處理後再排出。不過大部分專家認為,巢湖水專項治理應該“綠色治水”和“灰色治水”并用,在當前城區地下管網基礎設施建設和管理滞後的現狀下,要加強雨污設施建設,将污水截住,同時對水系進行生态修複,加強濕地保護,既達到水系淨化功能,也實現景觀美化。

  “自家水”,外地水哪個好?飲用水水源引關注

  現在巢湖市飲用水均來自巢湖。但是由于巢湖受到污染,飲用水安全引為關注。不少專家學者認為,巢湖市可以學習合肥,從大别山引水,或者将長江作為備用水源,保證飲用水安全和未來城市發展需要。“可以作為巢湖備用水源的目前主要有巢湖、長江和大别山,三地水利用都有利弊。”上海交通大學孔海南教授說。他建議,巢湖可以從大别山引入一部分水作為城市居民飲用水,用巢湖水作為普通用水,既可以保證居民飲用水安全,也可以滿足城市發展需要。不過,當天參會的不少專家認為,從現實條件看,巢湖是城區最優保障的飲用水。“自家的水才是最好的水,大别山、淮河等地水資源均有限。随着社會經濟的發展,大别山等地區用水量也将迅速增加。從大别山引水不僅成本高而且也不太現實。”中國科學院生态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楊敏說,“巢湖水源豐富,目前最重要的是對巢湖的治理和保護,同時提升水廠工藝,保障生活用水安全。”

  留下來?繞着走?山水治理“大碰撞”

  巢城三面環山,城區地勢低,上世紀七、八十年代,修建了東、西撇洪溝,将山水引出城區。這雖然保證了城區安全,但也出現了城區水系不活、水源缺乏等問題。在當天的會議上,有專家就提出将山水留下來,用山水補給城市用水。“傳統的治水思想是疏導,放在今天就是排水的觀念。夏天出現暴雨,恨不得一小時内把水排掉。這種思路導緻了中國國土上水的系統性危機。一是水資源沒有充分利用,地下水難以補充;二是由于河道的渠化硬化,使水的瞬時破壞力得到累積,下遊洪災越來越嚴重。”北京大學建築與景觀設計學院教授俞孔堅說。他說,巢湖治水應該“大腳治水”,不要恐懼洪水,劃定洪水退讓線,通過修建生态蓄水塘等方式,将水有節制地流入和流出。不過也有專家認為,城市治水還是以城防安全為重,山水要引出城區。“山洪應與城市用水分開,城市人口密集,土地資源有限,退讓洪水,不僅成本高,而且安全性不夠。”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張聖望博士說。

分享按鈕